根河(蒙古語)一條清澈透明的河

文章來源:根河市文聯作者:未知 發布時間:2019年07月19日 點擊數: 次 字體:

根河,一名“葛根高勒”,意爲“一條清澈透明的河”,它以博大的胸懷接納了來自遙遠的馴鹿人,在這裏安家落戶,直到今天長達三百年之久。根河,一條孕育兩岸萬物生靈的母親河,滋養著一片片參天大樹成爲棟梁,爲新中國的社會主義建設立下了汗馬功勞。根河,中國冷極,在最低達零下五十八度的極寒世界裏,成就了居民越冷越熱情的獨特個性。根河,馴鹿之鄉,帶著聖誕老人的仁愛以及姜子牙的智慧而來的神鹿,讓根河因此而聞名遐迩。這裏是上天賜福的地方,四季分明,空氣潔淨,河水清澈,天藍,雲白,是人間的世外桃源。

四五月,白桦樹的枝條才舒展,北歸的雁兒剛啓程;杜鵑花迫不及待地怒放了,在冬雪的浸潤中,開得漫山遍野,開成百萬畝花海。山上城中,時時萦繞杜鵑花的香氣—一早晨的花香率真,像赤子引吭而歌;日出後清甜,如少女屏息畫眉;正午後幽遠,似仙人隔水吹笛;入夜如有好風相送,則花香過處即是夢鄉。

七八月,天不燥,風不急,雨不大。天藍得純,地綠得淨;清晨林子裏翠鳥的鳴叫,如同在心靈的鍵盤上彈奏歡樂頌的旋律一般,令人沈醉;各色野花好像要參加選美,竟相開放,生怕錯過了良辰美景;絲絲縷縷的霧,升騰著,升騰著,如詩如夢;豐腴的濕地把露珠收集起來,以滋養這片土地上的萬物。

北緯五十二度的根河,大地母親用了三季精心制作一席盛宴,八月下旬開始,陸續從森林裏捧出。野生藍莓、紅豆,它們的漿液太甜太蜜;藍靛果、稠李子、山丁子,果子太大,太誘人香菇、牛肝菌、路基蘑,每一顆都富含提高免疫力抗癌等成分。人們在森林裏歡喜采秋,而獐狍野鹿,天鵝大雁,棒雞飛龍,這兒更是它們撒歡振翅的天堂。更有秋染長天,霜降枝頭。色彩斑斓的山野,這裏那裏,遍布一派金黃的白桦樹、嬌豔欲滴的五角楓,還有黑杆紅葉的稠李子樹,油畫般濃烈絲絹般細膩,群豔相逢,美不勝收。

不論人從哪裏來,一旦在根河的雪地上印上第一行腳印,就像許下了千年之約,只想沿著街道走下去,走到林子裏,冰河邊。冬之根河,是個雪國。十月到來年二三月,一切生機來源于雪。愛極了穿越林海回到或進入根河的那一刻,腳落地就踩著無垠的白,周遭空明如月下蕭聲,如玉、如銀、如鏡。

這裏還是北方少數民族祖地,駿馬馴鹿蹄印紛紛踏過的地方。鹿哨聲聲,恍如聽見東胡匈奴莊嚴往事的回響;娓娓長歌,俨然傳唱蒙古族民族發祥地的曆史;岩畫赭紅,依稀可尋鮮卑室韋端莊做派的端倪。蒼狼白鹿,英雄猶在;白雲無盡,化鐵出山;壯士仍存,芳草不枯。更有奧克裏堆山皚皚白雪,讓這一方遊牧民族的曆史文化瑰寶,長久閃爍著奪目的光芒。

林區的秋季溫差大,林中水分較多,每天的清晨都會有霧氣環繞,那情景宛如遊龍騰雲仙人回銮,遠遠看去只道驚歎置身其中猶墜迷海!等太陽爬出了這霧海,才知道身在何處又被眼前的美景魅惑了雙眼。

路畔林邊開默默,葉如細柳朵如蘭。朝陽破霧留姿影,晚照飛霞染俏顔。弱質淩霜豐骨傲,

出群嚴守寸心丹。年年歲歲花相似,零落成泥把酒酣。(《七律柳蘭》徐慧婷)

“葉綠針濃,婆娑搖曳風光好。山青水巧,林海行人早。初夏來臨,登嶺尋芳貌,花枝俏,溫柔情調,烈焰紅唇笑。”(《點绛唇·登山賞杜鵑》郭德水)

觸碰右側展開